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努力向上爬︰一個中國“窮二代”大學生的創業

  

  石淵德2005年考入貴州大學,而當畫家的夢想從畢業那一刻開始破滅。作為無錢無權的“窮二代”,微薄的工資遠不足已償還支撐學業的累累負債。石淵德借了近兩萬元來到昆明,與朋友一起開了家餐飲店,稚嫩的創業團隊卻在兩個月里賠完了近5萬元人民幣。面對“性價比”日下的大學教育和嚴峻的就業形勢,像石淵德一樣的貧寒學子,又該如何改變自己的命運?   

  石淵德1985年出生于湖南懷化的一個小山村,2005年考入貴州大學平面設計專業,成為了村子里唯一的大學生。為了這個農村家庭未來的希望,父母和姐姐外出打工供其上學,但不菲的學業開銷還是讓家里背上了3萬多元的債務。圖為2008年8月3日,即將進入大四的石淵德來到昆明朋友處,每天在出租房里看書學習,那時他的夢想是畢業後能成為一名畫家。   

  2009年7月,石淵德大學畢業,家中的窘迫經濟已無法支持他繼續深造,首要目標就是盡快賺錢。專業水平不錯的石淵德,只能找到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這在貴陽都很難維持基本生活,更別提攢錢還債。為了改變現狀,石淵德借了近2萬元來到昆明,準備與老鄉一起創業。圖為2009年10月4日,國慶長假,由于娛樂場所的消費比較高,剛來昆明的石淵德和朋友一起玩牌。   

  考慮到餐飲業入行門檻低,石淵德決定開一家米線店,計劃把老家的米線引進到昆明,提出了雄心勃勃的連鎖經營計劃,還派了一位同鄉到老家專門學習米線的制作方法。為了暫時維持生計,石淵德找了一份為高考美術生補習的工作,租下一間月租200元的房子。圖為2009年12月27日,石淵德(左)下班後回到住處,燒上半桶熱水泡泡腳。   

  2009年12月3日,石淵德和同住的老鄉一起洗澡。出租房里設施簡陋,即使在冬天他們也用冷水。   

  2010年2月13日,石淵德在出租房里看春節聯歡晚會。因為借錢籌備創業,這一年春節他沒錢回家。   

  2010年3月28日,米線店開業頭天深夜,石淵德和朋友們還在出租房里趕制寫著“開業特價”的廣告牌。   

  2010年3月28日,昆明白馬小區,總投資近5萬元的米線店正式開業,老鄉和朋友送來花籃,到場祝賀。開張後,石淵德負責具體經營,當時還在讀大學的老鄉向鵬也投了一萬元,在店里幫忙。   

  2010年3月30日,一位熟人為米線店拉來顧客,做到一筆生意的石淵德面露喜色。   

  2010年4月9日凌晨6點,石淵德和向鵬坐公交車去店里準備開張。創業的這段時間,他們倆每天5點半就起床出門,在早餐飯點前開店營業。   

  2010年4月9日,向鵬給一位小客人端上米線。   

  2010年4月9日,石淵德在打烊後清潔地板。   

  由于是第一次創業,米線店暴露出不少服務和管理上的漏洞。圖為2010年4月25日,石淵德找了兩個大學未畢業且沒有工作經驗的男性同鄉到店里幫忙。後來他們分析,由于店里的工作人員都是男性,一些害羞的女顧客見了就不敢進店門。   

  面對米粉店日益慘淡的生意,石淵德把米粉店的店面換成了“湘西土粉骨頭王米線”,希望以骨頭為特色吸引客人。   

  由于缺乏足夠資金,店鋪選址比較偏僻,再加上昆明人不怎麼接受他們老家的特色口味,小店的營業額快速下降。每天的營業額只有100元左右,有時甚至分文無收,而每天至少200元的開銷讓小店瀕臨倒閉。   

  從開業到倒閉,石淵德的米線店只存活了兩個多月,5萬元投資幾乎血本無歸。圖為2010年7月31日,石淵德開始低價處理米線店的設備,以前花5000元購買的設備,處理價只有1000元。   

  面對失敗,賠完創業借款的石淵德一蹶不振,每天把自己關在出租房里。   

  孤獨的時候,石淵德就在手機上登陸QQ找朋友聊天。   

  2010年11月21日,石淵德的女朋友從老家來昆明看望他。微薄的收入使得他和女朋友分隔兩地。   

  2010年11月28日,石淵德的一位同鄉發了筆小財,請大家到KTV唱歌。“羨慕,也為他高興。”石淵德說道,“原以為讀大學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事實卻並非如此。”   

  迫于生活和還債的壓力,石淵德重操老本行,在昆明的一家廣告公司找了份工作,但每月2000多元的工資只能維持簡單的生活,“賺錢還債娶女友”的目標仍然遙遙無期。圖為2011年5月15日,石淵德和同伴們在出租房里做設計。   

  因為昆明的城中村改造,石淵德原來住的地方要拆了,新找的房子月租也漲到了850元,經濟壓力陡增。圖為2011年5月28日,石淵德邀請朋友來到新的住處一起吃飯。   

  開始新工作後,石淵德每天上午準時工作,晚上則經常加班,小屋里煙霧繚繞、人來人往的場面漸漸少了。一起創業的朋友,也為了生活各自奔忙。踫見偶爾的聚會,石淵德顯得十分熱情。圖為2011年5月29日,石淵德拉被子給朋友鋪床。   

  一個夏日的清晨,石淵德和老鄉米建立光著膀子在出租房的地鋪上熟睡。米建立還沒畢業,石淵德和他聊到很晚,關于生活,關于理想,以及不確定的未來。當下的社會,階層日趨固化,通過接受教育來向上層流動的通道漸顯逼仄,也造就了像石淵德一樣的稚嫩創業者。改變不了命運的寒門學子,將世襲貧窮。
小時候,幸福是一件簡單的事。長大了,簡單是一件幸福的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