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读《我们台湾这些年》

记得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邻居家的台湾亲戚来大陆探亲,爸爸因为我贪恋台湾人给我的糖果,罚站我好久,那是我第一次对台湾感性的认识—— 好吃的糖果以及莫名其妙的罚站。(那个时候,是最早一拨台湾人回乡探亲,大家还笼罩在统战的思维里,也许在当时父亲的眼里,我应该在那个来自对立的“政治实体”的人面前表现的有礼有节一些。)

紧接着,关于台湾,就是淡淡的乡愁 —— 关中乡党于右任的“山之上,有国殇。”, 余光中的“小小的邮票”以及胡适的那株“兰花草”… …

接着,我读了高中,上了大学,我脑子里更多的是台湾的政治乱象,民主选举,两国论,一中一台,黑金政治,江南案,陈水扁贪腐案,马英九 ,也有很多统战的电影《色戒》、《云水谣》、《风声》… …

虽然大家对廖信忠这本《我们台湾这些年》评价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从一个台湾年青人的视角,描述了台湾从经济起飞开始这几年的状况。我也了解了一些台湾发展的关键时间点,诸如蒋经国及其”十大建设”、美丽岛事件、竹联邦“陈启礼”以及“江南案”、无壳蜗牛夜宿忠孝东路、郭倍宏和黑名单面具、三月学运、康康的《兵变》、台湾的“上海热” 等等(主要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早期)。在我看来,这本书是了解台湾这几年发展的启蒙教材,特别是很多资料,在大陆不易获及,这本书提供了一个相对客观的描述。

—-

摘录几段我比较喜欢的部分:

1987年

大陆探亲的开放,了却了许多人几十年来的心愿,但毕竟两岸分隔了近四十年,人事景物都跟当年不同,随之而来的更多现实问题产生了。最常见到的问题就是有些老兵在家乡已结婚生子,来台后觉得回乡无望,又在台湾结婚了。本来一切都很美好,没想到开放通信及探亲后,台湾这边的老婆才赫然发现丈夫在那边已经有了”原配”,自己只不过是个”二奶”而已。由此引发了不少家庭问题,惨一点儿的大闹离婚,有些妻子碍于人情,只好隐忍下来,看着丈夫越来越往”原配”那边倾斜。其实做丈夫的何尝不痛苦呢?一边是故乡年轻时结发的妻子,许多人回去一看,发现妻子根本没改嫁,一直在等他,心里自然会有极度亏欠的感觉。而另一边,当初台湾本省人讨厌外省人,台湾的女孩想嫁给这些外省汉子免不了是经过一场家庭革命而为爱出走的,胼手胝足几十年,突然之间让她从大太太变成小老婆,更是情何以堪。当年开放探亲后讨论的最热的话题,恐怕就是,这到底算不算”重婚”,后来还有赖法律的解套,这些”宝岛夫人”才有了合法的地位。

1989年

早些年台湾当局常在宣传,有所谓的”三合一敌人”(三合一敌人随着时代也有所不同),也就是民进党、”台独”、中共。小时候看了一幅图,在那幅图中,代表”台独”的是一个长得很可怕,手中充满血腥的人物,上面写着的两个字不是”台独”,而是”台毒”。大概是那个可怕的脸孔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阴影,现在一听到这两个字,都还会有点儿负面阴影存在。在我们那一代用过的参考书补充教材里,也有一幅图,小朋友捡到”台独”的宣传单,交给警察叔叔。

1995年

比较有紧张感的是到了第二拨飞弹试射时,开始有人嗅出一点点不对劲的味道,据说,在台湾的美国公民都已经收到可能撤侨的预告。有人将这些事跟之前的”一九九五闰八月”的预言联想在一起,而引起社会上一阵恐慌。当时机场飞往美国、加拿大的班机,可以说是班班爆满。不过,大多数老百姓还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好多年后,我听当时当兵的人回忆,一些实兵部队里,那阵子都是全副武装在睡觉的,官兵被要求先写好遗书,部队里的尸袋也已经准备了不少。在金门,各炮阵地已经被要求清除视界(即砍树),电话里一直传来射击坐标,就等着看谁发了第一炮。听他们讲,才知道那时候的情势之紧张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这次危机成了台湾发展的重要分水岭,各方面的发展在几年内快速急转直下,一直到近两三年才慢慢恢复。而从那时开始,台湾内部便分裂为与大陆对抗和与大陆交往的两股力量,随着台湾内部选举更激化了族群对立,自2000年更分裂为蓝绿对抗,一直延续到现在。政治的空转也让台湾的经济发展跟着一蹶不振。

1998年

台湾的大学生情侣们,并不像大陆那样,有很多一毕业就各分东西。台湾其实就一个岛而已,再远距离的恋爱也还是在岛内,相隔其实不会太远。因此,大学生情侣的最大杀手就是”兵变”,即女方在男生入伍当兵时变心。这也难怪,情侣毕业后,男生马上去当兵,而女生进入职场,男生在部队里与世隔绝。女生在职场里,遇到的又都是工作了几年、”成熟又多金”的魅力男,自然不是原男朋友可比的,再加上男朋友无法时时照顾的寂寞,在”前辈”适当的关心下,很自然地就” 兵变”了。所以当初康康那首《兵变》,不知道唱出了多少台湾男生的心声,许多人唱着唱着就哭了。

2000年

2000年的9月,台湾某知名商业杂志的封面,用了上海的那张经典照片–隔黄浦江远眺陆家嘴大厦群。照片上面写着豪迈的五个大字作为标题–”前进大上海”,好不震撼。当期用着大量的篇幅报道上海这几年来的巨大变化,咨询了许多的上海官员对上海的未来规划,访问了许多上海台商对上海与台湾比较的看法,走访了许多上海进步繁荣的地方。最后,结论就是,上海越来越繁荣,到上海发展肯定机会无穷,创造美丽前景与人生……当然,以大家对这家杂志的印象来说,这样的报道手法倒是很符合他们的风格。
didnt mean to make you cry if i am not back again
返回列表